地下城与勇士

广告

dnf摩根的日记记载了什么?

2011-10-17 01:21:58 本文行家:冯天宝

摩根的日记是DNF中与远古地图诺伊佩拉息息相关的重要道具,虽然玩家在玩游戏时并不一定会注意到它,但官方历史中却有着重要的位置。 其中详细记载了诺伊佩拉的形成历史,有兴趣研究游戏深层文化内涵的玩家可以看看,这就是国产网游与国外优秀网络游戏的差距。

dnf官方历史设定集,非常棒哦dnf官方历史设定集,非常棒哦


摩根的日记是DNF中与暗黑城及远古地图诺伊佩拉息息相关的重要道具,虽然玩家在玩游戏时并不一定会注意到它,但官方历史中却有着重要的位置。(dnf有着相当完整与厚重的历史故事和世界观,这是一个游戏成功的基础,也是所有艺术表现形式的根本起源

摩根的日记与诺伊佩拉的来历

暗精灵大使克伦特暗精灵大使克伦特

突如其来的传染病夺取了人们的生命,并把他们变成了行尸,被荒废遗弃,悲剧的暗精灵村庄——这就是诺伊佩拉的由来。

克伦特曾经在暗精灵软禁着的摩根变成行尸之前,得知了摩根对传染病的研究日记藏在了诺伊佩拉的某个地方。
但是当他要去寻找日记的时候,发现村庄里已经被凶残的怪异生命体所占领,只能骑着他的那只大鸟在村庄上空俯视。
此后,他必须要求助各地的冒险家们进入诺伊佩拉寻找摩根的日记
那么,摩根的日记中到底记载了什么呢?

摩根的日记

盗尸者摩根,生前竟是克伦特的好友盗尸者摩根,生前竟是克伦特的好友

——美娅历4年,阿拉德历995年   
第一页

  终于,我又回到了诺伊佩拉——我的故乡。

  然而弥漫在迷蒙阴湿之气中的此地已与记忆中的故乡相去甚远了。

  在各地都能看到的怪物们又是什么呢?

  之中数人的肤色是属于暗精灵一族的。

  我的同胞们即使化为了盗尸者(僵尸)也不愿离开故乡,只能在此地徘徊。

  我的家人们,也在他们之中。

第二页

  现在统治着暗精灵的,是年轻的女王——美娅。可称得上是聪明伶俐。

  然而说到要和老辣圆滑的元老大臣们对抗的话,她的力量又不免过于微薄了。

  如果我不能在这里揭开谜团的话,或许无意义的悲剧又会重演了吧。

  若真如艾丽斯大人所说,这一切都是人类的阴谋的话。我必将赌上一切将人类的一切从世上彻底消灭。

  包括夏普伦在内的大部分暗精灵元老们,必定将此次事件当作扩张自己权利的大好机会吧。

  利用暗精灵和人类间普遍存在的矛盾挑起战火,在数量的劣势下取得战果。如果成功的话,元老们的大权将成定局。

  而正因为如此,更要仔细思考他们观点的正确与否。

  那么就让我提问吧:人类究竟为何要作出此等恶行?

  实际上近期我族与人类之间的关系并不紧张。

  宫廷魔法师被派遣往人类的大都市,向他们传授魔法;暗精灵的摩伽陀也翱翔在大陆各地,商贸繁荣。在这样交流不断推进的时代,两族间的关系甚至可以称得上是良好。

  当然,与人类关系的不断进步或许也给了元老们危险的信号,让他们情急之下作出了错误的判断。 首先,人类并非愚蠢的生物。 翻看人类的历史,他们最喜欢的就是占领广袤的大地。为了支配土地,他 们尔虞我诈,不惜同族相残,征战屠杀。可称得上是冷血而下等的物种。

  然而我族深居地下,与世无争。对人类来说,这片土地拥有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占领的价值吗?

  反过来讲,即使暗精灵倾巢而出,又能给在地上安居已久的人类多少伤害呢…… 然而这样思考下来,第二个疑问就产生了……难道是艾丽斯大人欺骗了我们?那,事出何因呢……?

第三页

  来到此地已经过数日,依然未能进入诺伊佩拉城内,游走在各处的怪物阻挡了我的脚步,而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是我的同胞。在这里丧命,毫无意义。明日我准备使用潜伏术,进入城内调查。 如果早知如此,我孩提之时就应该好好学习潜伏术的啊。

第四页

  终于成功潜入了城里。很幸运的,没有怪物察觉到我的存在。 而且,游荡在此地的不只是盗尸者和冤魂……我看到了,那的确是人类的身影!看来这次的事件的确是和人类有关。

第五页

  今天一天,我跟踪了游荡在城内的人类,期望能探明他们的真身。然后我了解到了以下几点:他们似乎都隶属于同一组织,或者说是同一“宗教”的信徒(宗教似乎是内心脆弱的人类为了生存必不可少的要素)。 这个团体的名字是“暴戾搜捕团”(原文为Grim-Seeker,实际应译为“冷酷之真理探求者”,但还是尊重TX官方翻译吧)。 我观察了他们的仪式,他们似乎在等待着什么…… “啊啊。此地就是狄瑞杰大人施恩宠之地啊。” “赐予吾等力量,准备迎接绝对神的审判。” 狄瑞吉……似乎在哪里听过?

第六页

  受到了感染传染病同族的攻击,本来我的潜伏术就不太高明,如果有尚存身为暗精灵理性的盗尸者的话,就有可能会被发现。啊……大意了。 传染病会从伤口逐渐侵蚀我的身体吧……我还没能揭开杀死家人凶手的真相,怎能枉死在此……!

第七页

  暴戾搜捕团这个组织,非常遵循秘密主义。我认为他们十分危险。 看起来他们来到此地是为了执行重要的任务。 我跟踪了其中一名看起来身份较高者,进入了一个警戒非常森严之处,在那里的是…… “时空裂缝”……!? 祈祷阅读这篇日记之人是我族同胞,我将时空裂缝的秘密在此说明。时空裂缝是现世与平行之异空间之间产生的沟壑,或者说裂缝。 数百年前,吾等暗精灵偶然间发现了它,并秘密的对它进行着研究。在漫长的研究中得到的结论是“利用时空裂缝可以自由出入异空间”。 当然,数百年的研究并没有让我族掌握自由使用时空裂缝的能力,也无法控制使用所产生的异常现象。 因此时空裂缝即使在暗精灵间也可称得上是极密,我亦是因为宫廷炼金术师的地位才得以知晓。 此后人类也会知晓时空裂缝的存在了吧。然而这与传染病之间又有着什么关系呢……

第八页

  调查了感染传染病而死的同胞的尸体,发现了一件怪事。 在他们身上,产生了被称为“紫色蘑菇(PurpleMushroom)”的稀有化学反应的痕迹。这 与人类数半年前横行的“血之诅咒”有所关联。 根据人类古文献记载,“血之诅咒”代表的是人类“伪装者化”现象蔓延的。而“伪装者” 指的是那些变异为渴望同族鲜血的怪物。 伪装者的可怕之处在于他们昼间与普通人无异,完美的隐藏于正常的生活之中。由此,人类之间的信任分崩离析,甚至在同族中发动了疯狂的异教与魔女审判。幸运的是我族若感染了血之诅咒,在皮肤的各处就会浮现紫色蘑菇型的纹样。因此我们能够将伪装者与正常人区别开,不至于发生像人类一样的悲剧历史。这就是“紫色蘑菇”的由来。然而人类在近数十年来,并没有发现伪装者的正式报告。难道血之诅咒又在人类世界蔓延了吗?传言曾经击退了血之诅咒的圣职者们,现在依然在为铲除伪装者而秘密进行着训练。如果能和他们会面的话或许可以解开这个谜团吧。如果血之诅咒并未蔓延的话,那这里的血之诅咒又是谁施下的呢?又或许那散播者与此地的传染病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吗?这一切的谜团,或许都和时空裂缝有关。

瘟疫之狄瑞吉瘟疫之狄瑞吉

 

第九页

  自己的身体开始散发出奇怪的味道。 腐臭却芳香,却又仿佛有着致命的毒性……看来我也染上传染病了。

第十页

  好吧,稍微有点头绪了。狄瑞吉这个名字……我确实听说过。 那是伊丽丝大人所说的魔界九使徒之一。 因为是很有意思的故事所以我到现在也印象深刻。的确,狄瑞吉应该是散播疫病之使徒。 那么……下面就是我的推理了。某人利用时空裂缝,穿过异空间将远在魔界的使徒转移到了阿拉德大陆上。时空缝隙本身是不会突然启动的。那么自然是有人操作。而那个人,就是将狄瑞吉这个恶魔带到这个世界,并使其实体化的幕后黑手。依据伊丽丝大人所说,狄瑞吉与自身意志无关,会自发向周边散播疫病,将四周化为地狱。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诺伊佩拉周边所有的生物都应该因传染病而死。然而在城镇区域偶尔也能看到一般的动植物,他们似乎没有发生异常,狄瑞吉似乎现在不在这附近。而且那些人类不也毫发无伤嘛?难道狄瑞吉通过时空缝隙被转移到这里后,又通过时空缝隙被转移走了吗……?是谁,又是为什么,要把这个强大的使徒送到这个深居地底的平静村庄之中呢?或许稍微有些意气用事吧,但是我是这样认为的——那个人并没有想把狄瑞吉移动到这个暗精灵的村庄之中。不论怎么思考,我都不认为世上有人会认为平静的居住于地下,与世无争的暗精灵会是充满威胁的。我也无法想像,有人会特地花费如此心理来动摇这样种族的生存。以魔法为首,暗精灵拥有许多强大的能力。然而如果真的有人恐惧于这一切的话,也不 应该将狄瑞吉送往诺伊贝拉这样的小镇,而应该会将它直接送入首都暗黑城。这样的话,我族或许会灭亡于一瞬之间吧。那么,我做出了这样的推论:那个人使用时空裂缝,将狄瑞吉移动到了某个地方。而在这个过程中,很偶然的,狄瑞吉的能量从诺伊佩拉附近的时空裂缝中漏出了!利用时空裂缝的力量,意味着对时空间进行扭曲折叠,结果会在无法预测的地方产生新的时空裂缝。这是它已知的基本副作用之一。思考着这一切,在我脑内浮现出了一个单词。“转移”! 听说现在,人类社会正因为“转移”陷入混乱之中。最初被转移的生命体也是在伊丽丝大人 所描述的使徒,其名乃“希洛克”。难道,这一切事件都是有关联的……?这都是“那个幕后黑手”巨大阴谋中的一环……?如果这全部都是一个缜密计划的一部分的话,那这或许就有在数百年间实行的可能。我感到背脊窜过一阵凉意。那么数百年前的“血之诅咒”和在这里发现的“紫色蘑菇”本身也就是这一计划的证据了。时空裂缝。古时研究了它秘密的祖先们,曾经说过:此乃神欲隐藏之谜,凡人万不可恣意触碰……某个人擅自使用了时空裂缝,而神罚却要由无辜的诺伊佩拉居民来承受吗……可是,最大的疑问却摆在我的面前。利用时空裂缝力量的方法,可是连我等暗精灵都没能掌握的知识啊。难道真的有人,能够有办法在数百年间取得了远超暗精灵的研究成果,理解了时空裂缝的秘密,从而自由利用它的力量吗? 更何况,即使我们暗精灵也不可能完美的利用时空裂缝吧。因为这需要消耗无法想像的大量能源。而据我所知有可能产生这样能量的,只有存在于魔界的“泰拉石”了。那么,暴戾搜捕团这个人类组织真的是这次计划的主谋吗?在这数日间,我监视着他们。发现他们虽然知道时空裂缝的存在与能力,却不像是掌握了其使用方法。实际上我听说人类直到最近才发现了时空裂缝,并对其只有小规模的研究。人类基本上是胆小的种族,想要得到我族已知程度的知识,或许都要付出漫长的历史吧。而我们今天的知识,又是建立在多少先辈的牺牲之上的啊……那么,到底事实的真相是怎样呢……

第十一页

  偶尔我的意识会变得朦胧,目光也失去焦点。受伤的左腕也慢慢开始肿成蘑菇形了。紫色蘑菇啊……果然从那时起,我就染上传染病了。

第十二页

  暴戾搜捕团它们来到这里,并不是单纯为了实行宗教仪式,他们似乎还在进行一种实验。 将由时空裂缝中漏出的物质(或者应该成为幻影或邪念会更加确切)注入实验用的人类体内。其后将实验体缠上绷带,放置。经过数日后,令人惊奇的现象发生了。本应躺着缠着绷带的实验体的地方,只剩下失去了人类的轮廓的绷带。然后暴戾搜捕团中走出了一个肤色与他人不同的人,在绷带前低吟数语后,绷带居然自动地卷成人类的形状,复苏了!曾经对伪装者进行研究的古代人类文献里,有着这样的场面:“伪装者根据地区不同,会有各种不同的形态。比如说狼,蝙蝠或是蜘蛛等等。虽然以人类的身体和动物昆虫的特征相结合最有代表性,但是无法区别种类的怪物形态伪装者也是数不胜数的。最特殊的例子是其无法保持原有形态,作为生命体的外形消失,化为能量形式被宿主吸收。 一般的伪装者是在白天保持人类形态,在晚上显现其实体。但是据说在上面的这种情况下,伪装者白天会保持我们身边随处可见的物体之形态,而到了晚上宿主将化为人型活动。在暗黑圣战中,据说奥兹玛与暗黑骑士所驱使的伪装者是无分昼夜的。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他们将伪装者以能量形式投影到书本,绷带或者衣服之中,并渗透入敌后。随后将其活用为军队,多次给与圣职者们预想不到的打击。甚至一度将他们逼入死地……” 这样的话我更加能确定了。伪装者与传染病,虽然生物感染后的症状各异,然而他们之间明显是有联系的。秘密的在暗精灵城镇制造着伪装者的人类组织“暴戾搜捕团”。答案的关键,就在他们手中。

狄瑞吉-瘟疫的元凶狄瑞吉-瘟疫的元凶

第十三页

  克伦特曾经告诉我,他会前往阿法利亚山脉入口,停留在人类的城镇。我必须要去那里,将我在此地的见闻告知。我必须要告诉他我将日记藏在了何处。然后,必须要让后继者能在我的所知之上继续调查,将这可怕的阴谋公诸于世。 然而我的身体已经使不上力了,这样的我真的能够走到目的地吗?
第十四页

  13人之使徒……暴戾搜捕团的人仿佛口头禅一样挂在嘴边的祷词中则有这样一句: “我们无法保护全部13名使徒,但是就算只帮助他们中的一人,他们也会将我们从灭亡中拯救吧……” 按照伊丽丝大人的话,使徒应该只有9名啊……?就算算上曾为使徒,而其座次已被剥夺的龙王巴卡尔,也依然缺少三人。那么,如果将缠绕在使徒身边的能量作为其特征的话,那联系伪装者与传染病的奥兹玛与狄瑞吉之间,又是有着怎么样的关系呢?那么被称为恶魔的奥兹玛也是“使徒”吗? 然而“使徒”的存在本身又意味着什么呢?这样的话“暴戾搜捕团”他们是相信“使徒”能将世界从混乱中拯救出来吗?这只是末世时代的无谓挣扎?还是其实者都是空穴来风,理有固然?

第十五页

  已经陷入了难以集中精神的状态了。头发不断脱落,身体的构造也在改变,无比痛苦。 往后我或许连写字的力气也不会剩下了吧。 一整天,我在躲藏的洞窟内痛苦却无声地翻滚挣扎着,终于连这点体力也用完了。 我的记忆也仿佛在慢慢消失…… 希望至少,在我命绝之时,还能想起家人的面容……

第十六页

  一整天横躺着等待死亡,忽然,心中所有的迷雾消散,近来胸中疑问的答案仿佛就在眼前!啊啊……原来是这样吗…… 终于知道是谁,发起了这完美而可怕的事件……可恶……简直是难以置信!! 没错,虽然在条理上讲通了……啊啊……但是,究竟是为什么!?

endend

第十七页


  时间已经不多了。我失去的体力,正在一点点地恢复。等力量完全恢复的时候,我就会完全化为盗尸者了吧。真的,已经没有时间了。将日记藏在这里,等力量再恢复一点后,在我的身心完全改变之前,我必须尽我所能向着克伦特所在的阿法利亚山口奔跑!克伦特啊。即使我在见到你之前力尽而亡,化为盗尸者,也请一定要找到我。 如果你厌恶我游荡着的腐败丑陋之躯体,如果你无法忍受我伴随着鲜血的痛苦嘶嚎,请你至少亲手杀了我。但是,在你看到我满怀悲伤哀求的双眼后,在你看到它流下痛苦愤怒的血泪后,希望你能够了解。然后,希望你能够找到我的日记……  

 

DNF美女
dnf百科

地下城勇士百科APP苹果(iphone/ipad)版
点击下载

dnf百科

地下城勇士百科APP安卓版(Android)
点击下载

 地下城与勇士(DNF)海上列车(幽灵列车)怎么打?地下城与勇士(DNF)王之遗迹怎么刷?
 地下城与勇士(DNF)卡在登录界面上不去怎么办?地下城与勇士(DNF)蠕动之城怎么打?
 地下城与勇士(DNF)男气功如何卡悲鸣洞穴BOSS?地下城与勇士(DNF)哥布林王国怎么打?
 地下城与勇士(DNF)中的著名巨剑(白手)阿甘左是谁?地下城与勇士(DNF)怎么才能遇到加百利?
 地下城与勇士(DNF)真野猪(痛苦之村列瑟芬)怎么刷?地下城与勇士(DNF)假野猪(诺伊佩拉)怎么打?
 地下城与勇士(DNF)哥布林(GBL)教阿拉德分部怎么打?地下城与勇士(DNF)有安卓(Android)手机版吗?
 地下城与勇士(DNF)比克马尔帝国试验场(机械牛)怎么刷?地下城与勇士(DNF)雪山&迷乱之村卡位怎么卡位?
 地下城与勇士(DNF)中固定和百分比伤害计算公式是什么?地下城与勇士(DNF)有苹果(iphone/ipad)手机版吗?
分享:
标签: dnf诺伊 dnf历史 摩根的 诺斯玛 | 收藏
参考资料:
[1] dnf正史资料集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冯天宝常用网名:暧昧的三厘米 职业:游戏行业资深媒体人,前《电子游戏软件》美术编辑,CBSi《游戏基地》杂志、gamespot中文站美术主编,现任《绝对领域》动漫杂志美术编辑,业余插画作者,专业游戏玩家。百度贴吧”蓝拳吧”吧主。inest网络绘画团体画师,从韩服到国服,与你分享你所知道与不知道的dnf。

分类